文章 » 环保

环保总局熊跃辉:地方弄虚作假已成家常便饭

中国环保网
环保总局怎样才能有效保证环保政策的施行?怎样才能使禁令不在地方上成为一纸空文?
文章来源:经济半小时

地方环保官员:怕县长不怕总局局长

国家环保总局最近拿出了一个杀手锏,来对付迅速扩张的高污染、高耗能产业,这个杀手锏叫做“区域限批”政策,什么意思?就是你不整改就不再批你新的项 目,这是环保部门成立30多年来采取的最为严厉的行政惩罚手段,而第一批被列入黑名单的,除了大唐国际等4大电力集团,还有河北省唐山市、山西省吕梁市、 贵州省六盘水市、山东省莱芜市这4个行政区。

环保总局重拳出击,目标正是指向那些只顾增长,不顾环境的企业和地方,2006年我们付出的环境代价,依然很沉重,国务院年初提出的能耗降低4%、污染物排放降低2%的目标没有完成。

绿色GDP,可持续发展,我们都期待这个目标能早一天实现,可为什么现在我们与它的距离还是那么远呢?在一轮轮环保行动下,究竟还有哪些漏洞?我们的记者近日就跟着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熊跃辉到湖北省做了一趟调查。

面对环保工作,熊跃辉“恨铁不成钢”

12月12日下午,熊跃辉参加的国家环保专项行动督导组来到湖北省潜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进行检查,当地政府的官员热情地将检查组领进会议室,并准备好了一大摞的资料报告,然而熊跃辉在资料里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最希望看到的工业园区企业环评报告资料。

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测局副局长熊跃辉:“你多少企业、企业的性质是什么,哪些是要做报告单哪些是要做报表的,哪些是县里面批的,哪些是市里面批的、省里面批的,你都应该有一本帐。”

企业环境评价报告是企业动工投产的基础,凡是没有通过环境影响评价就擅自动工的企业,都是违法项目,因此,企业环境评价报告应该是环保局提供的最基础 的资料,然而10分钟后,熊跃辉才拿到了一份开发区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情况表,表上的绝大多数企业都按要求做了环境评价报告,这时,熊跃辉对名单里的一家标 注为正在建设的污水处理厂产生了疑问,他立刻叫来潜江市环保局总工程师刘国平进行询问。

熊跃辉:“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场是工业废水还是生活废水?”

湖北省潜江市环保局总工程师刘国平:“主要是用于工业废水的处理,整个区域的治理,这还只是一个计划。”

熊跃辉:“一个计划你就做了审批报告表?”

刘国平:“嗯,这个,当时是为了这个……”

最后在熊跃辉的追问下,才不得不承认这个污水处理厂根本就没有动工,令熊跃辉没想到的是,他只希望当地环保部门能够给他一个真实的数据,但当地环保部门却给了他一个哭笑不得的解释。

熊跃辉:“你这个时候不能说假话了,如果你环保局长还说假话,就不能给老百姓交代了,动工了没有动工?”

刘国平:“没有动工。”

熊跃辉:“没有动工你还写在建,我都搞不懂。”

刘国平:“这是打字员搞错了。”

熊跃辉:“打字员会出一年级小孩都不会错的错误吗?”

刘国平:“有这种错误。”

熊跃辉接着要求查看当地环保部门的日常执法记录,当地环保部门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后,才找来了一叠崭新的执法检查记录单,翻着这些执法检查记录单,记者 注意到熊跃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记录单上全是一个人的笔迹,签名也是同样两个人,很明显,这些执法纪录都是临时赶出来的。

熊跃辉:“你看看这些笔录,天天是这个人,天天是这笔字。天天是这两个人。没做笔录也不要紧,以后改进嘛,这显然做假,你看是不是,天天是这个人,天天是这笔字,这可能吗?”

而一直到了检查的最后,当地环保部门仍然没有把工业园区企业环评的所有资料交给督导组进行检查,看着地方环保部门一而再的弄虚作假和隐瞒欺骗,熊跃辉的脾气上来了。

熊跃辉:“你不要在那儿咬耳朵了,你老实给我们说,到底有多少做了环评,没问题,就是说只有10%、20%都正常,我不要求100%,说真话。我要求你说真话。”

刘国平:“是说的真话,副局长安排去拿了。”

熊跃辉:“这个时候还要拿吗,园区有多少企业做过环评的,你们还不清楚。”

刘国平:“做了环评的我们已经拿过来了啊。”

熊跃辉:“就这么多?这里面还有几家假的,要去掉,哪几家?”

刘国平:“你说哪几个是假的啊?”

熊跃辉:“你刚才那个在建,都没开始你都写上来了,不是假的么。”

熊跃辉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地方环保部门隐瞒真相,提供虚假报告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熊跃辉都会毫不留情地当面把一个个谎言拆穿,对于各别地方环保部门的工作,熊跃辉感到恨铁不成钢。

记者:“你们下去经常会遇到这样隐瞒的情况吗?”

熊跃辉:“我们经常遇到,有时候一天,我们从材料上看,一天突击性地办6、7个企业的法律手续,个别的基层环保部门,现在就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环 境问题要等着去搞专项行动他才去治理,日常监管,他基本上没把它作为日常工作去做,要等老百姓告状了,他才去查,要等领导批了才户查,要等媒体揭露了才去 查,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导致我们目前违法排污现象不断反弹,屡打不止,屡处不止,就是这样一些问题所导致的,所造成的。”

2006年中国重特大污染事故仍在频繁发生,8月20日,由于吉林省吉林长白山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违法生产,导致松花江支流牤牛河污染,污染带长达5公 里,9月5日,甘肃省徽县有色金属冶炼公司10年超标排放含铅烟尘被媒体曝光,导致周围乡村368人血铅超标,住院人数达179人,其中171人是儿童, 9月8日,湖南省临湘市两化工厂将超过国家标准1000多倍的高浓度含砷废水直接排入饮用水源,造成岳阳县城8万多居民饮水困难,9月13日,贵州省遵义 市发生氯气泄漏事故,158名群众被送往医院救治。

记者:“当您不断得接到各地传来的重特大污染事故的时候,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熊跃辉:“我们很着急,老百姓有强烈的要求,希望得到一个好的环境状况,环境质量的改善,希望喝上干净的水,呼吸新鲜的空气,但却是从而这个层面来说,从一个环境保护部门来说,还有很多力不从心的地方,所以非常着急。”

环保部门弄虚作假已成家常便饭

环境评估是挡住污染企业的一道重要门槛,但是潜江当地环保部门在检查的时候,却在环评报告上弄虚作假,实际上,这并不是个别现象,督导组发现,一些省 份新开工项目中,做了环评的甚至连一半都不到,不少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通过突击审批、越权审批、违规审批,立地生根,环保部门本该替我们守好一方水 土,可为什么现在面对污染企业竟会手软呢?在检查中,熊跃辉也体会到基层环保的难度。

12月14日,熊跃辉来到湖北钟祥市莫愁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新美香食品加工厂,一进到厂里,熊跃辉找到排污口,凑上前看颜色,闻味道,尽管企业已经提 前做好了准备,并口口声声地保证已经按照当地环保部门要求的建设了沉淀池和过滤网,但排污口悬浮的菜叶还是引起了督导组的怀疑。

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工作人员刘恩东:“他的沉淀池也没建啊。”

企业:“因为我们排水也比较少,两边都有一个排污口。”

熊跃辉:“你根本没有过滤啊。”

刘恩东:“你中间是根管子,你根本没有沉淀池。”

企业:“中间这里。”

刘恩东:“你说这里路底下,你路底下肯定没有。”

听到汇报后,熊跃辉再翻看环保部门的出具的环境评价报告,记者看到他的脸色一下子沉重起来,在环评报告中,环保部门只要求企业修建沉淀池,并没有要求建立虑网,他马上给环保部门的同志指明了其中的疏漏。

熊跃辉:“你写明要有沉淀池处理,你也写明要加虑网,那么多有机物倒到下水道,一样的,发酵以后就是COD,你看就是一个环评报告表的要求都没有达到。”

大量的菜叶如果不加过滤和沉淀并及时清捞,腐烂后随污水流入河后污染仍然很大,看到检查组到来,这个厂的老板才赶紧叫上一个人在沟渠里捞一下,在这位老板看来,他们的污水也只是洗菜的水,随便怎么排也没什么事,而熊跃辉最担心的就是这种对于环境污染的掉以轻心。

熊跃辉:“这就是中国的企业,他一开始对环保这块就没有高标准严要求,总认为我家的洗碗水不也倒掉了,我这洗菜的水不也倒掉了,这个流的量大,常年累月这样排,另外一个你尽管是菜末,实际腐烂以后,还是污染水体很严重的。”

而接下来的检查更让熊跃辉忧心忡忡,中粮祥瑞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是湖北省最大的油菜籽加工企业,并且已经于2005年正式投产,然而在钟祥市环保部门登 记备案中,这家企业还处在年开工不到两个月的试生产状态,这样的话,很多环保手续都可以不用办理,相关的环保设施也可以跟着不用建设,熊跃辉的眉头又一次 皱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又是企业逃避环保检查的一种手段,然而危险往往就爆发于这样的试生产当中。

熊跃辉:“现在就停产了?”

企业:“停了10天。”

熊跃辉:“三同时做了吗?”

企业:“没有做,年生产不能满足。”

熊跃辉:“你看看就是这样的,永远都是试生产,一年生产两三个月,你说我生产吗,我不到试用期,年年如此、年年如此,所以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我们现 在很多环境突发事件就发生在试生产时期,有很多企业钻这个空子,你试生产三个月吧,我生产2个月,我就到不到你验收的阶段,年年试生产,打着试生产的旗 号,什么违法排污的勾当都做的出来,很容易造成环境维护,造成污染事故。”

熊跃辉明白,这么明显的违法行为当地环保部门并非毫不知情,但熊跃辉却不好再指责当地环保部门,因为他也很清楚,目前基层的环保部门的工作开展也非常困难。

熊跃辉:“现在很多地方,在招商引资的过程当中,存在着很多,我招你进来的时候,就给你许愿了,你只要来,环保手续,排污收费这些问题我们都好说,就许了愿,所以这个给这个环境监管增加了很多的难度,我们觉得这是当前最大的问题,最难以克服的问题。”

记者:“如此严重的监管不到位,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熊跃辉:“监管不到位,我们客观地看,一方面是主观上,怕担责任,怕负责任,怕丢乌纱帽,这是主观上存在这些问题,但是客观上来说,确确实实他也顶不 住,你的这个开支,你的工资是地方政府给的,你的乌纱帽是在地方党委政府手上,你听谁的,我要你来当环保局的你不听我的,所以从客观上来说,他也顶不 住。”

每到一个地方,熊跃辉都会和当地的环保局长坐在一起,了解他们工作中的具体困难,钟祥市环保局长就告诉熊跃辉,他们市里的莫愁湖经济开发区,一年多以 来一直被当地政府以红头文件的形式进行挂牌保护,最近才被取消。文件规定,企业实行封闭式运行,由潜江市行政服务中心负责莫愁湖开发区各项行政服务,这 样,当地环保部门根本没法在开发区进行正常的监督执法。

熊跃辉:“原来我们园区的环保部门能不能进去进行环保执法,进行环境监管,能进得去吗?”

钟祥市环保局局长王守印:“当时进去有点困难,当时进园区的时候,要登记,当时跟服务中心要登记,专门做行政审批的。”

不仅是钟祥市的环保局长觉得执法困难,潜江市的环保局长也同意感到了基层执法过程中,阻力太大,因而,为了应付国家环保督察组的检查,当地环保部门不得不弄虚作假,编造执法报告。

潜江市环保局局长张新全:“环保部门还是有很难办的是。”

记者:“你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张新全:“执法程序还比较复杂,企业有时候不理解,企业有企业的难处,地方政府有地方政府的难处。”

熊跃辉:“你去执法,他好不容易培养的一个GDP,一个财政收入的来源,一个支柱产业,你去影响他的建设,影响他经济效益的发挥,直接影响的就是财政 收入,所以环保局长也心中有数,说我们基层很多环保局长说,我请愿得罪这个环保总局的周局长,过去是谢局长,我也不愿意得罪我的县长。”

畏首畏尾是项目“叫不停”的根本原因

一个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的副局长,到地方检查污染企业,阻力竟然如此大,困难竟会如此多,其实,熊跃辉的遭遇不难理解,环境保护,保护了环境,同时就会触动某些地方和企业的既得利益,然而,当这种利益发生碰撞时,往往陷入被动的反倒是环保部门。

在检查的过程中,熊跃辉有时候也很困惑,环保部门的处境越来越尴尬,这里是青海省鑫飞化工有限公司,由于污染严重,2005年12月16日,青海省环 保局副局长赵浩明带领相关部门负责人来到鑫飞,要求该公司立即停止生产,然而公司负责人不仅拒绝执行,还出言威胁环保人员。

鑫飞化工有限公司董事:“我说实话,我也不打算回去了,我就把命丢在这里,但是我的命不会白丢,我就要拿一两个人垫底,那我可以说,你赵浩民就是第一个。”

而另一方面,环保总局的禁令到了地方也成了一纸空文,贵州野马寨电厂是在2005年“环保风暴”中被叫停的项目,然而,我们的记者今年底来到这个厂时,看到这里的烟囱正冒着滚滚浓烟,电厂已经正式开工一年多了。

六盘水市环保局新建项目科工作人员:“这方面停不停,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山西吕梁焦化厂,同样今年10月被环保总局叫停试生产,而我们的记者来到这个厂的时候,排放尾气的火焰仍然在燃烧,建设工地热火朝天。

根据规定,我国的地方环境保护由各级政府负责,基层环保局的人事权和财务权都在地方政府手上,而环保总局对各地环保部门只有业务指导的关系,为了能够 对完不成清理整顿任务或拒不纠正错误的有关地方政府领导及有关部门追究责任,今年开始,环保总局和监察部合作,环保部门终于有了一把尚方宝剑。

记者:“你们认为你们现在环保总局和监察部厅的合作,有多大程度上解决执法难度问题。”

熊跃辉:“说实在的,我们有的政府官员,他为了这个一些企业,为了一时的经济增长,他自己去丢个乌纱帽,自己去挨个处分,他还是想不通的,这个帐算来 算去,他觉得还是划不来的,所以监察部,环保总局有效地联合起来,查事查人结合起来,这个手段是非常有效的,我们受益匪浅。”

但熊跃辉知道,打铁还要自身硬,只有提高自身队伍的执法能力,才是解决环保执法难的根本途径,2006年环保总局不仅在全国设了立了华东、华南、西 北、西南、东北五个区域性派出机构,督促指导地方加强环保执法工作,而且明年环保总局还将出台《环境执法监察管理办法》,对基层环保部门不作为的行为将给 与严厉追究。

熊跃辉:“不加强日常监管的问题,对排污企业视而不见,见而不管的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以后,各级环境保护部门存在这些问题不去解决,不去履责,他可 能要受到责任追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有的可能要掉乌纱帽,有的可能要记过,有的可能要降级,有的可能要撤职。”

记者:“但是你如果说认真执法的话,仍然会得罪上级领导,他不是仍然乌纱帽也不保。”

熊跃辉:“如果他严格按照履行自己的职责,严格按照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去开展自己的工作,履行自己的义务,受到了打击报复,免了他的职,撤了他的职,那我们上级环境保护部门,是肯定要说话的,肯定要追究相关人的责任了。”

半小时观察:让环保官员直起腰杆

几年前美国有一个叫斯塔尔的人,独立调查总统克林顿性丑闻案,斯塔尔穷追不舍的四年调查,差点让克林顿下台,这个能够让总统害怕的斯塔尔是美国的一名独立检察官。

独立检察官是一项很特别的制度,我们不能指望中国的环保官员也都能像他们那样拥有几乎至高无上的权力,但在人事任免和工资等权力都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的情况下,要环保官员独自抵抗政府追求经济发展速度造成的环境的压力就显得不太现实了。

当熊跃辉指责地方环保官员不尽责的时候,我觉得地方环保官员有些像夹在父母中间的孩子,既不敢得罪上级环保部门这个爸爸,又不敢得罪地方政府这个妈妈。

要改变环保执法的这种尴尬局面,有条件的地方,环保部门可以探索实行垂直管理,这样可以大大减少环保部门对地方政府的依赖,让执法者“挺起腰杆说话”,据说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这种方案的可行性。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9/15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55

从英国进口垃圾问题调查 中国公众环保民生指数(2006)
相关文章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技术支持: MIINNO 京ICP备20003809号-1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