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邓聿文:中国黑社会何以沉碴泛起

重庆的黑恶势力不过是正在形成中的中国黑社会的一个缩影。对于黑社会犯罪团伙,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加大了打击力度,然而,这些黑社会组织似乎并不怕政府的严打,他们的发展壮大是一个值得人们严肃思考的问题。黑社会一旦成势,就有自身的运行逻辑。届时再想干净地铲除,就很困难了。这有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黑社会为鉴。
邓聿文 黑社会
重庆最近掀起的“打黑行动”,让人们管窥了中国黑社会的一幕。据悉,一些地方的民众要求重庆“打黑行动”延伸到全国,可见重庆的“打黑行动”是深得民心的。

  重庆这次历时数月的“打黑行动”,被警方捣毁的主要黑恶团伙有14个,67名黑恶团伙首犯和骨干分子及100余名黑社会团伙骨干成员被缉拿归案,其中包括一批亿万富翁级的“黑社会老大”。但这可能并非是全部,因为据警方原先掌握的线索,黑社会性质团伙有104个。可以想见,随着打黑行动的深入,涉案人数会越来越多。

  大都游弋于政商两界

  重庆的黑恶势力不过是正在形成中的中国黑社会的一个缩影。对于黑社会犯罪团伙,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加大了打击力度,然而,这些黑社会组织似乎并不怕政府的严打,他们的发展壮大是一个值得人们严肃思考的问题。黑社会一旦成势,就有自身的运行逻辑。届时再想干净地铲除,就很困难了。这有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黑社会为鉴。

  从学理上看,黑社会是一个游离和否定在合法社会之外的高效组织犯罪结构,它集暴力和经济犯罪于一身,具有严密的组织性和比较强大的经济实力,因为只有高度的组织能力和严密的纪律,黑社会才能和现有法律结构抗衡,“法外生存”;只有明确的经营目标和相当的经济实力,黑社会才能长时间生存。

  从重庆被打掉的这些黑恶团伙来看,大体符合黑社会的上述特征。例如,它们都有一个合法化的企业外壳,里面汇聚了各色人等,并形成森严的等级结构和明确的责任划分。

  黑社会的发展一般要经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阶段。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初级阶段的黑社会是一些松散的暴力团伙犯罪。中级阶段的黑社会则多以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慈眉善目的慈善家身份出现,并通过金钱、仕途和暴力手段等,对能够与他们利益相关的政府官员威逼利诱,采取一种隐形的控制。

  而黑社会到了高级阶段,甚至可能推出自己的代理人,形成“影子政府”。近年警方破获的几起影响较大的涉黑案,如浙江温岭的张畏、沈阳的刘永、深圳的陈毅锋以及重庆的陈明亮、陈坤志、龚刚模、黎强等,无不显示出黑社会组织已经走出初级阶段,开始向中级阶段演化和发展。例如,重庆这次被打掉的几个黑社会组织的头面人物,大都游弋于政商两界,在“黑势力”和“红帽子”之间根据需要不断“变脸”。

  黑恶势力沉碴泛起

  现在的问题是,黑恶势力何以在中国沉碴泛起,并兴旺壮大?

  从中国黑社会滋生的时间来考察,它是改革,特别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副产品,是由改革和市场经济而来的。在改革前,中国虽有黑社会的传统,但在新政权的严厉打击下,加之不正常的社会运动源源不断,以及社会没有过多的剩余价值可分配,旧的黑恶势力基本被肃清。改革后,上述因素突然间不存在了,特别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壮大,社会有了可分配的财富,这为黑社会的滋生提供了一种客观可能性。

  但要使可能成为现实,还须有社会基础。黑社会就是由于合法社会的运转不正常产生的。因为在改革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过于重视经济建设,在社会的财富分配上,没有制定一个相对公平和公正的规则,公共服务匮乏,社会管理机制薄弱,从而导致社会矛盾涌现,特别是弱势群体不断被推到贫困的边缘,权利丧失,相当一部分人由“弱”变“恶”,成为黑社会组织成员的主要来源,有的甚至形成了固定的黑恶势力。

  另一方面,政府在退出大部分市场的同时,和市场经济配套的法规与制度并没有完全建立,存在大量的灰色地带可以谋取利润,一些犯罪组织就企图利用转型漏洞,通过暴力实现其经济利益。两方面的结合,便形成了今天的各种黑恶势力。

  完善合法社会的运作能力

  如果说,权贵资本还企图通过影响政府决策的合法途径来取得私利,那么,黑社会则奉行赤裸裸的强权法则和利益法则,因此对整个社会的危害要大得多。黑社会频频制造的恶性暴力事件,不仅对公共安全形成挑战,也严重影响人们的心理,使社会丧失生活安全感。

  另外,黑社会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腐蚀渗透政界,寻找保护伞,导致公共权力不为民所用,严重破坏社会体系的正常运行,甚至影响政权的稳定。黑社会也会利用自己的巨大经济力量和政治势力,来阻碍一个平等、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制度的建立。

  所以,对黑恶势力决不能等闲视之,必须在其还未壮大成熟时就打掉,否则,后患无穷。目前,黑恶势力与资本、权力相互勾结的局面已隐约成型,其组织之严密、力量之大,在一些地方俨然成为了与合法政权并驾齐驱的另一股势力。这对中国脆弱的社会平衡来说,始终是一个巨大威胁。

  经验证明,运动式的严打和专项治理,只能奏效于一时,要彻底干净地解决黑社会问题,必须在持续加大法律打击力度的同时,建立起一个自由、公正的市场经济制度和权力制衡的社会结构,完善合法社会的运作能力。

  作者供职于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1518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518

霍伟亚:北京垃圾的出路 黄平:探索新的治理模式
相关文章
张晓波: 暴力世界的秩序危机——电影《教父》系列的伦理解读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